白夜黑昼

不想码文的MMDer不是好画手

讨厌啊为什么会这样(≖_≖ )
结果无论如何我都是一条咸鱼了吧(瘫x

【原耽】虚鲸(1)

00

       My name is NO.

       Your name is YES.

              ——小南泰葉《NO-MAN》

01

       一丝阳光非常艰难地从窗帘之间的缝隙挤进黑暗的房间。

       趴在书桌上睡了许久的方青林紧蹙着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腾出一只手拉开了窗帘,任由阳光一股脑地倾泻进房间,耀痛自己的双眼。酸涩的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突然的亮光,他抬手揉了揉眉心,长长吁一口气。

       又来了……

       方青林最近总是反反复复做一个诡异的梦,梦里他缓缓坠入黑暗的深海,冰冷的海水涌入鼻腔和嘴里,灌进他的肺部,激起灼烧一般的痛感。

       窒息的痛苦和对死亡的恐惧让他本能地挣扎,身体却使不上一点劲,动一动手指就几乎花光了他仅剩的力气,只能任凭自己沉入海底。

       当他以为自己真的会就这样死掉的时候,这个烦人的梦境却如同恶作剧成功一样放过了他。而这个可怕的梦魇像是驻扎在了方青林心里似的,反复折磨着他的精神。一开始他还试图挣扎,后来就完全放弃了抵抗,只等待自己因为承受不住痛苦而清醒。水流的触感,大脑缺氧的感觉,溺水的痛楚,真实得让人完全不敢相信那只是一个噩梦。

       这大概……也是对现实的映射吧。真是的,连睡个好觉的权力都要剥夺掉么。

       方青林没精打采地支起手臂撑着头,稍长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斜向一边,遮住一双漂亮的眼睛。手肘不经意间碰到桌上的鼠标,一直在待机的手提电脑被唤醒,屏幕突然亮起,映得方青林的脸又多了几分惨白。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忽然赌气似的将手提电脑一把盖上,烦躁地抓了抓本就凌乱的头发。

       不对,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一次,他在梦里听见了一个声音……不能说听见,那声音简直像是直接传达到他的脑海中,无比真切。

       “喂,你振作一点啊……”

       清亮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少年。

       怎么会这样呢,像是有什么人擅自进入到自己的梦里一样……这个奇怪的念头把方青林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都在想些什么呀。莫名其妙。

02

       昏沉的夜晚,海面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据说在午夜时分,有机会能看到海上出现巨大的鱼尾拍打水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微光。那是人鱼的尾巴。

       才不是什么人鱼咧。银澈真的很想纠正,是鲸啊,虚鲸!

       名为“银澈”的虚鲸,以吞噬人类美梦生存。

       今晚也要出来“觅食”呢。

TBC

——————————————————————————————
一时冲动挖了个坑,讲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完

致郁向,可能会有流血表现,注意避雷

全程放飞自我,没有逻辑,铺垫超长,各种病句,全都是在瞎几把扯淡(x

lofter滤镜都救不了我巨难看的手绘_(´ཀ`」 ∠)__
就是出来丢人的,溜了溜了

【楼诚】安眠

      夜风寒凉,夹杂着雨丝从窗户溜进来。瘦小的少年从床上跳下来,光着小脚啪嗒啪嗒地走到窗边,轻轻关上窗。眼前忽闪过一道白光,少年愣了愣,逃跑似的钻回被窝里,用被子蒙住头,紧紧地捂着耳朵,却还是被随即响起的一道雷声吓得打了个激灵。

      他害怕雷声,如同野兽怒吼般的声响总让他想起过去的事——大雨磅礴,那个女人却始终不愿将他放进屋里,任由他在外面被雨淋得浑身湿透,在雷声中蜷缩于墙角,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那时的记忆是他的梦魇,即使他不再与那个女人一起生活,也始终挥之不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明楼把缠人的小少爷送到大姐的房间,等明台乖乖睡下,他才长吁一口气,向明镜道了一声晚安,轻轻带上房门,转身离开。经过明诚的房间时,明楼放缓了脚步,想了想,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阿诚?”

      明楼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又叫了阿诚两次,听不见屋里有什么动静,还以为明诚已经睡着了,刚想走,却听见里面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拉开一条缝,露出少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抬起头瞧见是明楼,明诚这才打开门让他进来,嘴唇嗫嚅了几下,发出夹杂着气流的声音:“大少爷,您有什么事吗……”

      “抱歉,是不是把你吵醒了?”明楼见他眼角眉梢间藏着一丝倦意,声音还里带着点儿软糯的鼻音,一副强打精神的样子,连忙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我以为你还没睡呢。”

      明诚摇摇头,轻声道:“没关系,我还没睡着。”他咬着下唇,紧张地绞着手指,指节泛白。

      “阿诚。”明楼低低唤了一声。他看到明诚瞬间绷紧了身体,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像一只警惕的猫,随时会因为别人的靠近而露出锋利的爪子。

      看着明诚防备的样子,明楼实在是无奈。

      “这么拘谨做什么?”他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明诚像是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似的,低垂着眼帘,目光四下游离,一言不发。

      明楼是打心底里喜欢阿诚的。明诚不像明台那样开朗活泼,但是他很懂事,也很聪明,学什么都挺快,教给他的东西他都很努力去记住,还知道替明镜和明楼分担一些事务,尽管大多数都只是一些跑腿的工作,或者是替他们照看着明台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皮猴,他也乐意去干。不过这孩子心思重得很,明楼是把他给领回来了,刻在骨子里的自卑却让他不愿明家人亲近,一直保持着恭敬而疏远的态度。

      阿诚很感激明家姐弟俩救了他,可是他也本能地感到恐惧,因为他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个仆人的养子,待在明公馆里徒增尴尬。他跟了他们的姓氏,不再受到辱骂和凌虐,而且住在了这里,有自己的房间,和大家同坐一席用餐,明楼还亲自教他识字读书,夸他学得快……现在的生活是他以前不敢奢望的,美好得像一个梦境。

      ……可他有什么资格享受明家人对他的好呢?

      明诚还记得他自己被救出来的时候,正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哭,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看见一个人朝他伸出手。光从半开的门照进来,他眯了眯眼,终于看清楚青年俊朗的脸。

      再也无法忘记。

      人总会惧怕未知的事物,明诚也很害怕现在对他很是照顾的明楼有一天会将他再次抛弃。他抓住的那只手将他从深渊中拉出来,同样也可以把他推入泥沼当中。

      又是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开,明诚头皮发麻。

      明楼蹙起眉,他察觉到明诚紧握成拳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他是在……害怕?他怕打雷?这几天一直下雨,可明楼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件事。

      明诚是光着脚丫站在地板上的,此刻只觉得一丝丝寒意从脚底攀上尾脊骨,让人难受。尽管明诚竭力控制住自己别哭出来,但他确实是被吓坏了,不管怎么说,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小孩子都挺脆弱的,明诚也不例外,但是他没有可以依赖的人。害怕也好伤心也好,他不会表露出来,那只会招来那个女人的一顿毒打。

      没事的,习惯了。明诚安慰自己。

      可是明诚不知道,自己微小的表情变化尽数落入明楼的眼中,惹得他心疼。明楼半蹲下身子与明诚平视,墨黑的眼眸中映出少年稚气的脸庞。明诚的眼睛氤氲着一层水汽,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很深,只能从眼底读出一点儿委屈和迷茫。

      “害怕吗?”明楼的话让明诚一怔,“对不起,是我没注意,我不知道你……害怕打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这跟明楼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明诚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下一秒,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明楼能够感觉到怀里的人儿猛地僵直了身体,又一点一点地放松下来。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温柔地轻抚着明诚的脊背。明诚只觉得明楼的怀抱里有干净清爽的味道,让他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他靠着明楼的肩膀,脸埋进颈窝里,双手攥紧了明楼的衣服,紧绷了好久的神经一放松,眼泪就不由自主地落下来。

      “哎,怎么哭啦?”明楼心疼极了,偏偏又不知道要如何安慰明诚才好,一时间手足无措,“没事了,没事了啊,阿诚,别怕……”

      明诚双肩微微耸动着,像受了伤的幼兽般轻声呜咽。复杂的情感在内心如同浪潮一般翻涌着。明诚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明明一向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如今怎么也止不住眼泪。

      雷声依然不时响起,声音却似乎渐渐小了下去,或许是明诚的错觉。明楼任由他趴在自己的肩上哭,听着他细细的抽泣声,感受到温热的吐息拂过脖颈的皮肤。雷声一响,明诚就感觉到他的耳朵就被明楼捂住。明楼的手心温暖,在肌肤上留下余温。

      明楼觉得自己是当真差劲,连一个小孩子都照顾不好,对明台是这样,对明诚也是这样。他倒是愿意明诚闹别扭的时候也会像明台那样闹腾,总比什么心事都藏着不说要好得多。

      明诚在明楼的怀里待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抓着明楼衣服的手,揉了揉眼睛,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和明楼拉开一点距离,想着让明楼回去,“大少爷,您……”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大少爷,我不喜欢。”明楼不高兴地皱了皱眉,腾出一只手轻弹了一下明诚的额头,“叫大哥。”

      “唔……”明诚揉着额头,乖乖地喊了一声“大哥”,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明楼满意地接受了这个称呼,把明诚抱起来,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明诚太瘦了,搂进怀里时骨头都有些硌人。

      明诚几乎是下意识地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就不动了,小心翼翼地圈住明楼的脖子,见他没有反感,才把手臂紧了紧,身体靠上他的胸膛。

      明楼把明诚抱回床上,自己靠在床边,帮明诚盖好了被子,“睡吧,我陪着你。”

      雷声不知何时已经偃旗息鼓,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

      明诚从被单下露出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眼眶还有些红,“回去休息吧,大……大哥。已经很晚了,我耽误了你这么久……”

      “你是我弟弟,我不来看你我还能看谁去,有什么好耽误的。”明楼给他掖了掖被子,又揉了揉明诚柔软的黑发,虽然动作温柔,说话的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以后别再这么想了,知道吗。”

      “……嗯。”明诚应了一声,声音软而轻。他低垂着眼帘,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如蝶翼般轻颤了几下,唇角微微勾起,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明楼第一次看见阿诚露出安心的笑容,浅淡的微笑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落到明楼的心底。

      “睡觉吧,晚安,阿诚。”回忆着大姐照顾明台时的情景,明楼学着大姐的样子,撩起明诚前额的发,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然后抿着嘴轻笑。

      明诚愣了半晌,直到明楼关了灯,他才反应过来。幸好,在黑暗中,明楼看不见他红透的脸。

      “晚安,大哥。”

      雨终究是停了。

      一夜安眠。

                                                        End

—————————————————————————————————


嗯……第一次在lof发文【瑟瑟发抖.jpg】

ooc现场,幼儿园大班的文笔

能把自己的三篇手稿写成一篇我简直神经病(什么年代了还写手稿我也是神经病(x

很晚才入的楼诚坑,真的非常喜欢他们所以就算知道自己只是一条咸鱼也忍不住想要产粮

想写阿诚小时候的故事很久了,心疼小阿诚QAQQQ然而……写出来之后……这什么辣鸡玩意儿?!【没眼看】

求小天使一起玩QAQ(醒醒不存在的

我真的很话痨……抱歉QA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谢谢所有给红心蓝手的小天使❤

挺喜欢的就抄了下来
小学生式工整字体,一点都不好看【哭】
给老王比心❤

悄悄表白一下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能与你并肩,但我知道这不可能。既然这样,我希望你能站在最高处,什么样的冷言冷语都伤不到你分毫,只要一抬头,我就能看见最好的你。

       不管身后是鲜花掌声还是流言蜚语,我知道你都不会回头,你会一路走下去,步履坚定又从容,留给所有人一个优雅的背影。而我,恐怕会一辈子陷在你温柔的眼神里。你只要放心地往前走就好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即使你的生活跟我无关,我还是希望你永远都好好的。我想为你做点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没有能力站在你身边,所以,我想站在你身后,远远地望着你,这样就很好,一切都很好。

       你一定要永远都开心啊。你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每次看见你的笑,我就可以高兴好多天。不要顾虑什么,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如果有一天,我在街头看见你,我不会走过去跟你打招呼,我只想悄悄地看你一眼,心里怀着小小的惊喜,笑着转身离开。如果我的小心翼翼能换得你平静安定的生活,就算再给我一百次机会,我也不愿打扰到你。

       认识你完全是巧合。你突然闯进我的生命里,就再也忘不掉了。在这之前我从未如此关注过谁,以后也不再会有人能让我如此欣赏。你让我的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起来。我总觉得太晚遇见你,但似乎也不算晚,没什么可惜的,你一直都是那么棒,时光会证明你的优秀。能够遇见你,已经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你说,等年轻的我们长大了,你也就老啦。傻傻的狮子先生,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喜欢你,我的演员朋友。